2008年3月3日星期一

不讀村上

看見公園仔出了一篇不讀村上
高興得沒看全文便留了言
那是因為我中學以後
沒有再讀村上
從尋羊的冒險詭譎
到挪用森林虛無迷失
行人止步於舞舞舞
但網上談村上的人絡繹不絕
且是歡天喜地的旁徵博引

用公園仔的字眼
就是納悶
或者村上只是一例
大家常常談論的亦舒
中二以後
我已經沒有再看她的書

我不是想說
我看了很多書
反而是書看得太早
不一定是好事

最近返轉頭看的
有三島由紀夫
是中暑好心把書飄給我的
免我化為腐朽

認識新朋友時
總愛問我在看什麼書
我會乾脆的答
根本無看
也沒有喜歡的作者

對上一個令我追書的
是城邦暴力團的張大春
那時在香港等得不耐煩
我會到台北買

是時候掏錢出來買一本花渡
及支持一下師姐
我的生活真的很乾澀
很銅臭

最後我誠意向大家推介西西的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1 則留言:

Duke of Aberdeen 說...

很同意你說反而是書看得太早不一定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