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日星期二

Sleepless in Hong Kong

老死說我這麼看得開
是因為雙眼之間的距離遠
我說你是知道原因的

師兄說百世修來同船渡
所以十分担心我這個小師妹
他以為我最近的經歷
是從天堂到地獄之旅
其實在很久很久以前
我是活在那裡
或者從沒離開過

其實我著緊的只有他
沒有其他人會令我淚痕滿臉的
媽媽說他是著緊我的
但我沒法感受到

在這次合家旅行中
他說養了我30多年
從沒有數過我
我手指拗出唔拗入
我只有忍氣吞聲

他說我態度孬
我當然遺傳了他的基因
口不擇言 無耐性

前度說他無法明白
我在家人面前像鵪鶉
卻向他大發脾氣
他不知道男友
一向是我的避風港

ceci說她也從沒有想過
和家人一起旅行 很佩服

真的好想像ken所說
不用理會家人
只做自己喜歡的事
他說中國人太顧家了
孩子十八歲後 世界便是他們的

我不認為顧家有問題
只是 je ne sais plus quoi je peux faire
因為無論做什麼
事情都無法改變

現在的我 只在找一個洞
鑽進去 不再出來

有點後悔 沒有跟巴黎的那個他
說一聲oui

(ps 頃刻間明白惡女要走的原因 )

3 則留言:

小貝 說...



很難明, 真的很難明。

Carole 說...

外星人的自言自語是說給自己聽的
sorry ar

小妮 說...

我父親去世的當天,以前什麼的恨意都化了煙.

小妮



http://lamusicquedelili.blogspot.com/